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产品介绍

全省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增幅超过30%
    大型企业也可能面临更大的监管限制。他们寻求的收购可能会因为竞争原因而被禁止,有时监管机构会认为一家公司太大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在1981年底拥有美国最大的市值。1982年1月,该公司同意分拆,从而解决了司法部对其提起的反垄断诉讼。周五,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呼吁拆分亚马逊、Alphabet旗下的谷歌和Facebook,她写道,“今天的大型科技公司对我们的经济、社会和民主拥有太多的权力——太多的权力。”
  而且,规模大往往导致投资结果不佳。Research Affiliates的罗布-阿诺特(Rob Arnott)和莉莉安-吴(Lillian Wu)进行的一项分析发现,在1951年至2011年期间,科技行业市值最高的公司在随后的几年里往往表现不佳。
  当然,大公司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受影响,实现盈利。2011年8月,苹果首次成为美国市场的市值领先者,当时市值约为3400亿美元。该公司股价继续表现良好,去年9月该公司市值达到1.1万亿美元。如今的科技巨头具有更大的经济影响力。这几家公司的年销售额加起来约为7500亿美元,约为科技泡沫时期前辈的10倍,占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目前总销售额的6.4%,是2000年的四倍多。苹果和亚马逊(严格来讲这两家是零售商)各占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销售额的2%左右,而微软和Alphabet各占1%左右。收益也是如此,今天的科技巨头占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总收益的11%,是2000年3月的两倍多。智能手机的出现贡献了摄像头模组绝大部分的收益。根据赛迪报告的资料,智能手机摄像头模块的全球收益及销量由2009年的19亿美元及215百万件分别大幅增至2013年的85亿美元及1,508百万件,复合年增长率分别约为45.4%及62.7%。
  作为摄像头模组的老大舜宇光学(02382-HK),看看其10年以来的业绩增速就清楚了: 在市场业绩预期向暖之后,乘着5G的东风,丘钛科技能否有新的一番作为?同时作为去年的港股百强,今年能否重新入榜?我们拭目以待。互联网泡沫时代的科技巨头和现在的科技巨头有什么不同?今天的科技巨头比那些在互联网泡沫时期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更有实力保持它们的高股价。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存在风险。5家需求方企业就自己项目的解决方案,与心仪的挑战方进行签约。而作为2014年上市的丘钛科技,老大舜宇光学、老二欧菲科技(002456-CN)都已经发展地如火如荼了,此时来上市,市场给予的最大“优惠”就是来自市场风格潮流催化下估值的大幅提升。
  时机与行业潮流带来的戴维斯“爆击”,关于市场风格潮流的影响力这一点,财华社在前期的文章《恒瑞医药接近反弹极限,昂立康还会好吗》、《证券软件服务商击鼓传花之后,A股下轮牛市难有慢牛》中有过这样的提及:
  “恒瑞医药在风格潮流的推动下、业绩增长的配合下成为医药行业板块带头大哥的角色,在“营造”了医药行业潮流后,在2019年1月、2018年3月市场对于医药板块的个股的风险偏好接连推升,造就了市场中医药个股短期暴涨的现象。
  ...那么对于金证股份与大智慧来说也是如出一辙。在2009-2015年金证股份的业绩变化中,我们也没有看出这家公司从“野鸡变成凤凰”,从此走向坦途,所以在市场股价的决定因子中风格潮流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市场的风格潮流除了成长(小盘)和价值(大盘)的区分,还有行业(概念)的区分。”
  从上述的数据中可以看到尽管丘钛科技的归属母公司净利润的波动并不明显,但是在这股由舜宇光学带来的摄像头模组风格潮流推动下,丘钛科技的PE迎来了华丽的转身,从2014年12.48倍涨到了2016年的37.7倍,光PE的涨幅就达到了200%。 实际上从舜宇、欧菲、丘钛三者2017年营收的同比增速情况观察,是能反映出摄像头模组行业趋向寡头化的迹象的。
  从欧菲科技2018年预报的业绩表现来看,其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速123%,达到了18.39亿的水平,尽管前期欧菲科技的净利率表现并不优秀,但是在营收持续增长之后,净利率在2018年财务预报发生了质的突破。
  同时舜宇光学亦是如此,除了摄像头模组业务之外,自研光学镜头是舜宇净利率保持2倍于欧菲科技的关键因素,其产品出货规模不断攀升的同时,在2017年财报中净利率亦出现了质的飞越。
  相较于2位巨头百亿级别的出货规模,丘钛科技在2017年营收仅为79.38亿,但是从同比增速(59.05%)来看还是相当优异的,这也意味着丘钛科技在未来百亿级营收突破后也会迎来规模效应的便利——净利率得到提升。 技术的风险考量与当下的市场预期此外,行业的技术变革是另一处变量,需要投资者给予重要的关注。财华社所知的是,由于技术、市场趋势及客户喜好的快速变化,尽管新推出的更高分辨率及更佳规格摄像头模块的平均售价会高于高于分辨率及规格较低的摄像头模块的平均售价,但在一段时间后便会下降。
  这既是科技型企业估值的铠甲,也是他们的软肋。
  那么在近期丘钛科技涨幅接近翻倍的背后,究竟是来自业绩增速拐点的预期还是仅仅是市场所处阶段风险偏好转换带来的估值溢价,财华社不得而知,但是从欧菲科技的业绩预报的表现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借助大赛平台,有效解决我省企业的技术创新难题,促进产业转型升级,这是我省的又一新举。全力打造“双创”升级版,我省推动科技企业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向专业化方向发展,大力推动省属企业建设众创空间和科技企业孵化器,共同打造十万创客大军。组织召开唯美诺模式和华翔经验现场推进会,举办山西省众创空间发展论坛及9期“创享行”双创沙龙。全年省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增长31.9%,达到62家,众创空间增长25.5%,达到231家。先后举办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山西赛区比赛、中国创新挑战赛(山西),9个项目在国赛中获奖。 智能设备摄像头模块的全球收益由2009年约21亿美元增加至2013约10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50.9%。
  当互联网泡沫在2000年3月10日达到顶峰时,那个时代的主要科技公司的股价让它们大到不容忽视。微软、思科、英特尔和甲骨文——它们赢得了“四大骑士”的称号——约占标准普尔500指数总市值的13.9%。 由于苹果的销量预计将在明年下滑,该公司的庞大规模可能已经成为增长的制约因素。自去年9月以来,苹果股价已下跌近四分之一。亚马逊的股票价格也经历了大幅下跌。去年9月,该公司曾短暂考虑过价值上万亿美元。Alphabet和微软的股价跌幅较小,与整体市场走势一致。
  不过,尽管新晋科技股骑士之间的竞争很有趣,但考虑到过去科技股四骑士现在的表现,投资者最好还是把目光投向别处。毕竟,标普500指数中还有496家公司。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这座当今世界里程最长、施工难度最大的跨海大桥的基座,有咱“山西造”——太钢自主研发的双相不锈钢钢筋替代传统钢材,可以大幅延长桥梁使用寿命。双相不锈钢钢筋,为这座“海上巨龙”构筑起了“不锈基座”。
  “围绕中心服务转型,自觉融入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这既是科技创新需求的源头活水,也是科技创新供给的目标方向,更是科技人应有的使命担当,必须始终牢记,持之以恒,融通发展,认真落实。”省科技厅厅长谢红说。
  过去的一年,全省科技战线以创新服务转型,着力在夯实能力基础、集蓄转型力量、培育发展动能上下功夫,不断增加科技供给“补氧”功能,为全省转型发展提供了坚实支撑。
  着力创新争当“能源革命尖兵”港珠澳大桥建设难度极大,从设计到建设前后历时14年。大桥建设期间,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新技术层出不穷,仅专利就达400项之多。据介绍,太钢双相不锈钢钢筋具有耐氯离子腐蚀性能好、强度高、轻量化、免维护、使用寿命长等诸多独特优势,8200吨双相不锈钢钢筋主要应用于港珠澳大桥的承台、塔座及墩身等多个部位,占到港珠澳大桥国内段不锈钢钢筋总量的87%。
  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2MW风力发电机组市场应用前景广阔,自项目实施以来,太原重工已与内蒙古察右中旗大板梁150MW风电项目、山西和顺县20万千瓦风电项目、烟台牟平龙泉48MW风电项目等签订了订货合同,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和提升,将进一步推动我国风力发电的长足发展。
  2018年,我省持续加强能源技术革命和新兴产业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制定《落实〈山西打造全国能源革命排头兵行动方案〉实施方案》,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关键技术超前布局。分两批投入2.8亿元,新立项实施能源革命和新兴产业领域科技重大专项项目48个。投入资金1.2亿元,新实施重点研发计划项目644项。一批关键核心技术产生良好经济社会效益,太钢集团自主研发手撕钢、笔尖钢亮相国家博物馆“伟大的变革”成就展,T800碳纤维主要指标达国际先进水平,阳煤集团与清华大学联合开发的晋华炉获煤炭工业科技特等奖,重载水泥混凝土铺面关键技术与工程应用等3项科研成果获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
  “在打造‘能源革命尖兵’行动中,大同市冲峰在前。”省科技厅重大办主任郭九林说。在巩固2018十大工程突破行动取得的初步成果基础上,大同市将进一步拓展能源革命成效,2019年着力推进园区支撑、科技创新、新动能提升、改革引领、对外合作、绿色共享、低碳示范、氢能及燃料电池、储能蓄能、新能源汽车、风光全产业链、煤炭“减、优、绿”发展等12项重大突破工程。通过12项工程45个项目的实施,努力实现大同能源高端装备制造能力、非化石能源装机规模和消费水平领先全省,力争在煤炭“减、优、绿”上有大的推进,在发展新兴产业上有大的作为,为探索能源革命路径、构建大同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奠定坚实的基础。
  优化生态助推转型升级,截至2018年底,全省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增幅超过30%,总数达到1630家,原定五年的任务三年即已完成。全年科技型中小企业入库2668家。
  为了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建设,不断提升整体创新能力,我省不断优化科技创新生态,持续实施高新技术企业“倍增工程”,为推动全省“两转”基础上全面拓展新局面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
  对标先进发达地区,解放思想、先行先试,改革事项不断推进,改革举措不断落地。修订了《山西省科学技术奖励办法》及实施细则,在杰出贡献奖中增加了颠覆性重大创新的内容,在科技进步奖中增设了管理创新的内容,新增了企业技术创新奖,奖励总额度由500万增加至近6000万。制定出台《山西省支持科技创新若干政策》12个实施细则,投入1.2亿余元进行奖补,进一步释放了政策效应。加大科技领域“放管服”改革,推进项目、人才、机构等“三评”改革,优化科技计划申报评审、预算调整、项目验收等环节管理流程。完成9家省属转制科研院所改制,分类制定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国有企业创新评价指标体系,完善对市县政府的考核评价,进一步强化了创新发展的导向。
  2018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中,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6.3%,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14.0%,分别快于规模以上工业12.2、9.9个百分点,成为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接续力量。
  同时制定《山西省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基地和示范企业管理办法》,军民融合科技成果转化和知识产权交易平台正式上线,省科技成果转化和知识产权交易平台进一步完善,累计征集供给信息2万余项,需求信息1.38万余项,极大方便了供需对接。2018年全省技术合同交易额达到260亿元。
  全力打造“双创”升级版“2019年是山西省的深化转型项目建设年,东杰智能的立体车库也被列入了省里的转型建设项目。”山西东杰智能物流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姚长杰说。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企业,山西东杰智能物流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经历了23年的发展,从一家小企业成为太原市唯一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大公司,依靠的就是不断的科技创新,2017年企业投资了2200多万元用于新产品的研发,目前拥有100多项专利技术。企业自主研发的“基于协同调度管理系统的智能物流搬运机器人”,具有自动化程度高、应用灵活、安全可靠、无人操作等诸多优点。嵌入式控制系统和协同调度管理系统,使得智能搬运机器人的停车精度达到±2mm,并能同时管理50台以内的机器人协同工作。
  2018年我省大力扶持科技型中小微企业高质量发展,全省安排科技创新券经费共2802万元,新认定、复审备案的民营科技企业达390家。“科研悬赏+揭榜比拼+研发众包”,中国创新挑战赛山西赛区赛事如火如荼,大赛面向全省企业,征集各类技术需求208项,经过专家分析遴选,112项技术需求发布公告,涉及电子信息、先进制造、新材料、生物医药、新能源与节能、资源与环境、高技术服务七个技术领域,同时面向全社会发出了解决方案征集令。
  这还没有算上由于市场阶段牛市带来的整体溢价,把这一点算进去,其PE达到过130倍,也就是说以当期(2016年)净利润为标准,公司得经营130年并保持同样的净利润水平才能回本,但这也是市场的一部分。
  从市场的层面考虑,如果连价值股都被给出高估值,为什么不把高估值给到更有想象力,更符合时代潮流发展的公司手中呢?
  这也是为什么丘钛科技能否在2016-2018年跨度中涨幅高达2200%的原因所在。
  同时我们亦要理解丘钛科技所处摄像头模组的行业现状:丘钛科技作为二线模组大厂,其手机摄像模组出货规模稳居国内前三。2017 年下半年公司正式进入华为手机摄像模组供应链,完成了在 HOVM4 大品牌(华为、OPPO、VIVO、小米)的全面布局背后是少数几家大厂共同分享市场份额的局面。
  从厂商需求与摄像头模组能力的角度,国产智能手机型号众多,方案各异,而且价格差异大,虽然近年来在行业集中度提升的带动下,新机推出数量有所下降,但仍远远高于苹果体系每年推出的新机数量。如此众多的手机型号需要海量的摄像模组型号相匹配,无论从研发角度还是生产角度,供应链厂商都很难形成一家独大的垄断局面。
  其次这样的局面对于手机品牌厂商来说,增加其议价的空间,并且在关键零部件供应方面维持多家供应商均衡份额有利于保障供应链的稳定性。
  苹果公司即使每年仅推出 3-4 款新机型,其摄像模组也从未依赖单一供应商,iPhone 前置摄像模组通常由欧菲科技和高伟电子供应,后置摄像模组则通常由SHARP和LG Innotek分别供应,每款产品均有至少2个以上的供应商,且份额大致相同。
  同时,从另外一个方面,当前国产手机几大品牌(华为、OPPO、VIVO、小米)寡头化格局基本确立,必将带动整个供应链也趋于寡头化。
  这对于不断提升自身高端产品(1300万以上像素摄像头模组)份额的丘钛科技来说,无疑是蚕食其他手机摄像头模组厂商的趋势时机。
  同时,另外一个大背景我们不能忽略。既然行业走过了发展的黄金10年,从市场估值弹性上给予了丘钛科技充分的空间,那么在行业格局稳固之后,股价的驱动力就来自于同业并购、市场集中度的提升以及行业的低速发展了。
  现如今,曾经的科技股四骑士中,只有一家——微软——的市值更上一层楼,最近还重新夺回了市值排名的头把交椅。紧随其后的是苹果、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这几家公司加起来约占标准普尔500指数市值的13.5%,与历史上科技股四骑士所占的份额相差不远。
  与科技泡沫时期相比,这是一幅健康得多的图景。当时,对四骑士的过高估值是建立在不切实际的乐观预期之上的。作为一个整体,过去19年,四骑士的总回报率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回报率低了100多个百分点。而当前这批科技巨头的销售和盈利大幅增长,为其股价埋下了更坚定的基石。
  但这并不意味着,从长远来看,今天的科技巨头将是不错的投资对象。虽然规模大有其优势,比如规模带来的成本更低,但它也有缺点。
  首先,市场上可获得的资金有限,加上总销售额接近全球GDP的1%,微软、苹果、亚马逊和Alphabet的增长速度超过经济增速的能力,可能正受到规模限制。
  其次,与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相比,大型企业可能不够灵活,这使得它们更难适应商业环境的变化。的确,微软、苹果、亚马逊和Alphabet在早期的日子里,都体现了硅谷的理想,即颠覆者对抗主流。微软和苹果都是个人电脑革命的主要参与者,这场革命取代了小型计算机和主机制造商,亚马逊颠覆了零售业,Alphabet颠覆了广告业。但现在,他们是主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