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产品介绍

“科技如何改善医患关系”
  通过展示先进的科研项目,让科技精英从幕后走到台前,以一个个生动鲜活的生活故事把科技的温暖力量激发出来,从而会更多年轻人,关注科技,学习科技,并走到科研的队伍中去。这是《智造将来》的初衷,也是信念。所以在第一季最后一期节目中,来自十位世界级科学家的“科技十连问”,也是给全球青少年的一次展示自身知识储备量、逻辑思考力及奇妙想象力的绝佳机会。据悉,这些问题的最优解将在第二季《智造将来》节目中展示。作为我国科技领域的基本法,科学技术进步法自1993年颁布以来已走过26年,距离2007年修订也达12年。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26日在科学技术进步法修改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修改科技进步法是贯彻党中央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重要项目。
  “近年来,国家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飞速发展,科技进步法面临的社会环境已发生巨大转变。”座谈会上,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在发言中表示,此时进行法律修订十分必要,也让很多一线科研人员感到非常及时和振奋。
  建议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措施
  多名发言者提出,要针对法律实施中的关键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改进措施,提高法律修改工作质量、效率及未来实施效果。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是发言聚焦的重要议题之一。
  “现行科技进步法和2015年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对科技成果转化作了较为明确的规定,但在实践中仍存在一些障碍。”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邓秀新在发言中提到,“障碍”主要包括科技分类评价制度还不完善;企业的创新意识不强,吸纳、消化、创造、运用新技术和新成果的能力不强;产学研合作的利益共享和分配机制有待完善;中试和工程化环节薄弱,对自主创新和原始创新的支撑能力不足。
  邓秀新建议,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措施。实施更加积极的创新创业人才激励和吸引政策,推行科技成果处置收益和股权期权的激励制度。营造良好的成果转化实施氛围,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
  多名发言人提到,法律修改要充分体现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理念。
  “要加强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专利法、著作权法等法律的衔接,进一步明确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破解发明创造和转化运用的现实困惑。”中国科协常务副主席怀进鹏说。
  建议以立法方式促进地方政府加大基础研究投入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源头。但我国基础研究在科技研发投入的比例长期在5%左右,明显低于世界可比指标水平(15%—25%之间)。
  “我国中央财政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占中央科技研发总投入的25%左右,接近国际可比水平。”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在发言中引用的数据显示,地方财政和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占各自科技研发总投入比例过低,分别在3%左右和1%以下,远低于国际可比水平。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基础研究投入偏低问题?邱勇建议,一方面要持续加大中央政府对科技的投入,采取各种措施鼓励企业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同时,更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确保地方政府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建议在本次修法中将地方政府支持基础研究的责任明确写进去。”
  多名发言者建议修改法律第十六条或者新增关于基础研究的专门条目,或者把“基础研究”单独设置为一章。
  建议对伦理审查体系作出制度安排
  科技给人类社会生产生活方式带来了重要变革,但数据和算法滥用等问题,也带来了一系列风险和伦理道德问题。
  “当前科技伦理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相关伦理规定散见于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中,缺乏上位法依据。”怀进鹏建议,以专门法律条款明确设立国家级科技伦理机构,对各层次伦理审查体系作出制度安排,这将有利于从法律层面推动我国科技伦理建设,有利于在恪守伦理道德底线与推动科技进步之间实现平衡。
  在具体条款上,怀进鹏建议留好接口,对未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专门立法做好提前布局。在规范内容上应考虑既要守住伦理道德法律红线,又要促进新兴前沿技术发展。 由浙江卫视首播、优酷视频网络独播的大型社会公益性科技节目《智造将来》第一季在上周日温暖收官。本季最后一期节目以“科技盛典”的形式,对往期节目中出现过的科技项目、科技人以及科技体验者进行回顾,并邀请了多位代表人物以及科学家出席。盛典现场,几位科学界大咖也与“智青团”的年轻人们一起,针对各个领域的科技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与此同时,节目组特别邀请十位世界级科学家,就“现实生活与未来世界”向全球青少年提出十个问题,用科技的力量激活思想,开启未来无限可能,这也为整季节目画下了完美的句点。
  科技描绘未来世界,幻想终究会成为现实
  《智造将来》节目中邀请过很多科技精英,他们或许有着完全不同的性格,却都拥有同一种精神,就是对将来的好奇和敬畏、勇气与探索。秉承着这样的理念,在本期节目的对谈环节中,“智青团”的学生们就“外星”话题向科技学者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加州大学终身教授杨培东对科技青年提出的“人类会移居到火星上吗”的问题,给出了一个让大众充满想象和希望的回答:“如果人类移居外星,我们首先要看我们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包括氧气、水、光、食物、药品、能源等,这些从哪里来。现在科学家已经在研究如何利用火星现有的其他资源来做其他的事情,比如人工光合作用就是其中一个手段。我们把这些手段真正地结合在一起,可能几十年后就能在外太空给人类构造一个适合居住的生存环境。”
  “移居外星”看似遥远,然而人类的科技创新速度其实远超于普通人的想象。1900年,史密森博物馆馆长兼作家约翰·沃特金斯在某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他收集整理的对美国和世界在20世纪结束时的预测——《未来百年可能发生的事情》。其中有人幻想通过技术实现音乐会和歌剧可以在家中观看,并且拥有和在剧院里同样的感官享受;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物将通过摄像机和电子屏幕连接起来,跨越数千公里;彩色照片会迅速传遍世界,引人注目的事件快照将在一小时后出现在报纸上等等。现在的互联网、手机和电脑,已经将这些想象变成现实。想象力是一切进步的源泉,而科技创新就是在不断将想象变为现实,拓展人类认知世界的边界。
  用科技打造便利生活,温暖融入衣食住行相比与未来世界相关的内容,和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更让现场嘉宾和观众有参与热情,“熬夜会不会导致阿尔兹海默症”、“科技如何改善医患关系”、“未来癌症能否治愈”等,都是大众最为关注的、与民生紧密相连的社会性话题。而其中“大数据相亲靠不靠谱”则引发了一次讨论高潮,台上台下的嘉宾学者们都积极表达了自身对此问题的看法。
  当达摩院AI科学家漆远表示对“针对身高、外貌等条件,大数据可以帮助快速筛选相亲对象”观点的赞同时,主持人蒋昌建却忍不住打断他的发言,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也许一开始我喜欢高挑美丽的女性,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却遇到一个小巧玲珑的也让我动心,那么大数据是否扼杀了我生命中的‘小确幸’?”漆远以“爱情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究其根本它是一个数学问题”来予以回应,而这个观点让西湖大学副校长许田“气到拍腿”:“恋爱就是盲目的,都用大数据计算好了,那种美好的感觉就没了!”王孟秋也趁机“爆料”马思纯的“择偶标准”:“如果漆远老师研发了一套大数据相亲软件,那么马思纯就是‘最糟糕的用户’,因为她的找男朋友就是‘看着顺眼,相处舒服’!”
  一番“持续高能”的唇枪舌战之后,留给大众的不仅是一段金句频出的精彩对谈,更多的是关于科技与爱情、理性与感性之间怎样合理融合且相辅相成的思考。
  用科技传承智慧之光,引领希望之芽妙想生花
  本期科技盛典中“智青团”的成员们,不仅提问犀利大胆且脑洞大开,他们自己也是在科技领域颇有建树的佼佼者。其中,年龄最小的万海妍只有13岁,却已经是一家公司的CEO了。当傅盛与万海妍对谈时,两位CEO的脑力对撞也让大众感受到了两代科技力量之间的智慧火花。
  “您觉得您是个聪明的人吗?”面对海妍的麻辣发问,傅盛首次在节目中讲述了他对自己“是不是聪明”的认知历程。从小即使不太认真做作业成绩也很好的傅盛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到了高中他发现“翻翻书本就能考高分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所以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让傅盛觉得“自己就是个平凡的人”。创业之后,他每天都会思考、反省,将所看所学都转化为自身能力,在不断地自我超越中间,他慢慢地发现自己“好像又聪明了一点”。所以傅盛表示:“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变得很聪明,聪明最终还是方法论。”这番睿智且真诚的表述得到了现场观众如雷的掌声。